泰国水果价格联盟

榴莲娱乐直播真正的爆发要看明年!

直播圈2019-01-16 03:37:51

有人说2016年是直播的元年,这一年,我们见证了行业从当年关在屋里打游戏、做秀场,到如今人人都拿着手机做直播的这一番热闹景象,而与此相关的上下游,很多人也都在抢滩烧着大把的钱,希望分得一杯羹。对于榴莲娱乐这家看准直播内容发展的公司来说,联合创始人陈耘却认为直播真正的爆发要等到明年,他说:“只有属于PGC类型的内容才能体现价值的所在。”


采访/编辑:盛慧天 视觉:谢卫东  关韵珊


在北京朝阳区的四惠地区,榴莲娱乐的大本营就驻扎于此,这家微博自称为“混吃等死的直播公司”勾起了我的兴趣。我上网搜了资料,发现它的创始人原来是袁成杰,还有一位联合创始人兼COO则是袁成杰当年的网络策划陈耘。陈耘有着很丰富的从业经历,从传统媒体到网络互联网策划和产品经理,在参与多部电视节目制作的同时,他还掌握着众多的明星资源。


当我来到这家公司后,运营同事先带我参观了整体环境,这幢三层的小楼设施齐全,二楼是员工的办公区域;地下室很安静,有录音棚和舞蹈房,底部是公司专属的餐吧,几档涉及到美食的生活化节目都是在此直播;三楼则搭建了不同的摄影棚,有主舞台、宠物乐园、教室以及摆了一排的电竞装备。



在公司楼下餐吧举办的员工生日会


同事向我介绍起陈耘的时候,都管他叫“康康”,我不明所以,他们就和我解释说,这是因为他长得像苏永康,我顿时恍然大悟,想起了他在网上的几张照片。见到陈耘本人后,除了印证了他的长相确实与明星有几分相似以外,我马上知道了他为何能在媒体行业和娱乐圈混了这么长时间,他打扮得很嘻哈,正如他的个性一样,看似说话不着调,却句句在点子上。


“耍宝耍贫并非是我的追求”


陈耘是浙江人,大学就读的是上海应用技术学院,学的是商务英语管理,因为不喜欢自己的专业无心学习,读了一年以后,他就退学去了浙江传媒学院。退学的风波引起了家人的不满,顶着压力,陈耘却坚持自己的选择,脚踏实地地学完了专业知识。


2005年,还在读大四的陈耘有机会去到浙江卫视录制节目,节目中,他贱贱的综艺风格受到了台里领导的青睐,更为重要的是,他比任何一位实习生都要吃苦,整整半年,他都是吃睡在办公室里。等到实习期结束后,他获得了留用机会和华少搭档主持节目。主持做了半年之后,陈耘逐渐发觉镜头前的的耍宝耍贫并非是他的追求,半年以后他转型幕后,做起了摄像、后期、编导。


在电视台的几年时间里,陈耘总共制作了《男生女生》、《三个女人一台戏》、《我爱记歌词》等四档电视节目。陈耘很清楚地记得,自己是在200710月做了《我爱记歌词》的前几期节目以后,就离开了浙江卫视去了九天音乐网,在那里的工作为陈耘打开了互联网行业的视野,他既做明星访谈类的节目又当起了产品经理,为品牌开发音乐产品的朋友圈。


说起陈耘和袁成杰的关系,要追溯到10年前,当时,还在实习的陈耘结识了来台里录节目的袁成杰。2009年,出走电视台两年后,陈耘回到台里帮忙做了一期户外水上闯关类的节目,就在那档节目中,陈耘与他的昔日同学戚薇相遇,应同窗好友之邀,他担任起了袁成杰和戚薇这个组合的网络宣传来到北京发展,他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说:“过来以后一切都是新的,要重新积累起经验和人脉”。



榴莲大军一箭穿心的盛况


对于85年的陈耘来说,几年前,生性外向的他会参加各种饭局,而且一直都是这些场合中的焦点人物,但跑多了以后,他发现在饭桌上并不能谈成任何事。在娱乐行业摸爬滚打了十多年后,如今的他更喜静,守着现在的这家直播内容制作公司,他的生活过得简单而充实,每天上午九十点到公司一直待到晚上一两点回家,时常还会与之前的人脉打交道,去探明星的班。


望着眼前他身处的这幢楼,陈耘想起了去年五六月份的时候,他在和袁成杰聊天时,说起了自己想开一家直播内容制作公司,当时袁成杰就向他透露了王思聪也正准备开直播平台。随即陈耘就写好了方案去找王思聪谈,并获得了他的天使投资,很快在去年的10月底榴莲娱乐成立,紧随其后,他们租下了这幢位于四惠的小楼,并布置一新。


“无论身处在哪里,内容才是王道”


榴莲娱乐创立之初,整个直播的大环境也已建立了起来,当时有人预言直播行业会在今年真正地崛起,对于这样的说法,陈耘却并不认同,他说:“今年包括投资方和平台方都在试错,真正的爆发要到明年。我们可以看到,像美女抛胸闲聊这样底部的UGC内容虽然体量大但并不优质,只有属于PGC类型的内容才能体现内容价值的所在。”


自下半年起,市面上主流直播平台的财政情况被一一披露后,媒体关于行业洗牌的分析更是鞭辟入里。陈耘很明白,现在,所有平台都在烧钱,但迟早有一天钱会烧完,那时,平台就会合并,大平台会兼并小平台,等到平台洗完牌后,内容就会迎来高峰。


“我们作为直播内容的制作方来说,资金的压力会比平台方来得小很多,这就是我之所以在创业初期,就选择创建榴莲娱乐这样的内容输出方的原因所在,在我看来,无论身处在媒体的哪个角落,内容才是王道。”


谈话中,我知道了陈耘最早涉入直播行业是因为他很喜欢打游戏,前两年,他在玩《英雄联盟》的时候,他就注意到电脑端的游戏主播会有签约的大动向,当时陈耘就有想法,想利用他掌握的艺人资源来做这件事。


当真正涉入直播行业时,陈耘却想得更远。他和我说:“公司发展到现在,并没有签下很多主播,这是因为我们的想法是把主播作为工具属性来看待,是服务于内容的。”


陈耘说,他签约主播的标准不会再像之前签约艺人那样来考虑,“长得好看、唱得好、跳得好这类型的,淘汰率太高,所以我更看重的是主播的不可复制性。”他举了个例子,说起公司刚签下的一位女主播,她名叫月月,160cm的身高只有78斤,看似纤瘦的她一顿饭却能吃下10个人的量,我听到后一脸惊讶,还在担心公司是否会全额报销,陈耘却很正经地说道,“这就是市场的稀缺资源。”




处在创业初期的榴莲娱乐,陈耘就像公司里的一个打杂的,很多事情都要他亲力亲为,譬如,他们有一档宠物类的节目,要在公司养狗,同事顾及不到的事(喂狗、遛狗),作为COO的陈耘就会亲自去做,他说这样做不是在放任员工,他回想起了自己是如何从基层做上来的,“我就服两类领导,一类是本身专业能力很强的,是可以跟着他学到本领的;还有一类是放手让你去做,一切责任他来抗。那么,到了我当了领导后,我总不能成为我自己都讨厌的人吧。”



公司的大宝贝鳌拜


当谈到眼下所处的资本寒冬,陈耘的想法是先熬过这段时期。在这位平时不太爱看创业文章的创业者眼中,那些鸡汤文无非就是两种,一种是让创业者要坚持自己想做的事,另一种是说要根据市场和需求寻求变通。


他说:“我的当务之急是要让公司存活下去,我觉得融资是一件非常需要负责任的事情,不是说拿着投资方的钱去烧就没事了,这是非常投机取巧的事,我不喜欢这样做,正如我不喜欢赌博,我喜欢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我们不能仰仗着明星来带流量”


在这家号称是“混吃等死的直播公司”里,面子上榴莲娱乐的调性是一家欢乐逗逼型的公司,在办公室里偷拍打瞌睡的同事,明着拍老板马屁,员工都是一副二次元风格的做派,然而与之画风截然不同的是,很多人还是复合型人才,除了要胜任本职工作,他们还会在公司制作的直播节目中担任常驻嘉宾主播,这样还不算,私下里他们还会开设自己的直播。


目前,榴莲娱乐已和熊猫、斗鱼、来疯、龙珠等不同直播平台合作,在和多家直播平台接触之后,陈耘发现了这其中有两种不同类型的平台,一类平台会要求他们做适合平台特点的节目,而另一类平台则会放手让内容制作方来开发出一档节目把外面的流量吸引过来。


在我想来,后者应该是很多平台都愿意去做的事情,然而,陈耘却向我道出了事实:在线人数、观看量数据依然是大家都认准的真理,如果一个平台靠大胸是能让用户活跃起来的话,他们未必愿意付出巨大的成本来开发更多潜在的用户。


“那你们和平台的磨合会比较难吗?”我问道。


“也不难,我会花时间去和平台聊,了解他们的想法,满足他们的需求,我相信奇货可居的道理,所以,我努力做到使我们的节目成为任何平台都需要的内容。”陈耘这样相信。


在榴莲娱乐所打造出的这些五花八门的直播节目中,关注度最高的是美女跳舞类型的直播节目,看似简单地只是让美女来跳舞,但陈耘却道出了其中的门道,“我们招收主播时,考虑了很多,那几位主播都有10年以上的舞蹈功底,会跳各种不同类型的舞蹈,而不是像其他人那样在那踩着节拍摆pose。”他所理解的靠专业性取胜就是“会从专业性中找寻趣味性来吸引用户”。



这里的妖艳萌货很不一样


除了美女类型的内容,榴莲娱乐更是布局有关娱乐、美食、宠物等所有泛娱乐的内容。陈耘向我介绍说:“我们整个内容部和编导这块加起来共10人,每档节目都会由其中几人来主导,策划的过程就是不停地在试错,直播节目不可能按照我们全部想好的来做,我们肯定是要按照观众的反应来调整的。”


搜寻榴莲娱乐制作过的一些节目,那些与明星合作推出的网综和直播节目,因自带明星效应,自有优势,引发了关注的热度。陈耘也向我坦言道:“那些笼罩着明星光环的直播节目自然会带来很高的关注度,”但是,“带来流量后又能怎么样呢?”他反问我:“明星不可能天天来,我们不能仰仗着明星来带给我们这些有限制的流量。”


“你们在用户留存率上又是如何考虑的?”我接着问道。


“如果榴莲娱乐是天天都有明星来上节目的公司,我就不必担心流量的问题,但现实不是这样,所以怎么办呢?”陈耘说:“我们还是需要靠自己的实力去做节目来细分市场,就拿我们做宠物类的节目,这类型的节目关注度是慢慢上来的,观众都是对宠物感兴趣的,而不只是被平台或宣传所吸引来的。”



COO陈耘在直播节目中担任主持


在陈耘眼中,直播就是慢慢养起来的,采访中,他好几次都提到直播的路还很长,他说:“没有人能做到一上来就号称自己是大主播,哪怕是电竞的大主播他们也都是通过每月直播八九十个小时的电竞解说来让自己维持热度的。”


如今,说到直播的生态,我们已经把重点放在了直播+的这部分,它同时也涉及到了用户的留存率,在陈耘看来,直播与任何形式相结合都是有可能的,但当我提到直播+电商如今这个很火的模式时,出人意料的是,陈耘却并不看好,他的根据很简单,“因为一直都没有一个成功的案例”。


目前为止,做得最大的直播+电商的案例就是淘宝直播,这也是我们能想到的直播与电商结合最顺的思路,“我们上淘宝就是为了买买买,恰巧此时有你感兴趣的人在做直播,一定会吸引眼球,但这只是增加了购买欲,至于真正对购买率起到何种作用,都不好做判断。现在打造的直播+逻辑还是在孵化IP上,如果想做到直接从直播中变现,这太难了,直播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Copyright © 泰国水果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