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水果价格联盟

一孕妇每天吃一个榴莲,等到生的时候……吓呆了!

云景乐富网2019-06-12 07:16:48

榴莲虽好,也不能多吃。浙江诸暨有个妹纸小夏(化名),怀孕期间因为榴莲吃多了,体重暴增到202斤!


孕妇每天吃掉一个榴莲

小夏怀孕前的体重大约是130斤,是个微胖型的妹纸。

原创 |高俅道:“这个自然,太师举荐的人,我又怎么会不尽力办妥呢。”夏伯龙见蔡京和高俅两个人一个太师,一个太尉的,心中便想道:“蔡京贵为六贼之首,除去童贯和高俅,还有三个人都是与他狼狈为奸的人,我此番一旦步入高堂,看来与这六贼是少不了要打上交道了。”“伯龙,既然太尉大人已经答应帮助你了,你快点谢谢太尉大人。”蔡京扭过脸,对夏伯龙说道。夏伯龙当即站了起来,向着高俅拜了一拜,同时叫道:“在下夏伯龙,谢过高太尉!”高球欢喜地说道:“免礼,免礼。”蔡京呵呵笑道:“太尉,你觉得何时去觐见皇上才算合适呢?”高俅道:“一会儿吃过包子,我回府换上官服,咱们就可以去了,今天皇上没有什么事情,正好可以将此事向皇上提一提。”蔡京道:“嗯,如此最好。”“太师,贵府的包子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为什么我百吃不腻呢?”高俅一边说着,脸上露出了垂涎之色。蔡京呵呵笑道:“这是个秘密,不能告诉你,不然的话,你以后就不来我府里了。”“哈哈哈!太师真是风趣啊。”高俅道。夏伯龙听蔡京和高俅两个人的谈话,知道他们说的包子就是他前几天吃过的蟹黄包子,那种包子吃起来让人流连忘返。蔡府中有两大美食,一个是蟹黄包子,另外一个则是鹌鹑羹,这两样也都是蔡京最爱吃的。夏伯龙在蔡府中住了也有一段日子了,可以说什么事情都知道一点。就拿这个鹌鹑羹来说吧,蔡京吃一顿鹌鹑羹要杀掉三百只鹌鹑,可以说是野生动物的超级杀手。蔡京还喜欢用蟹黄包子待客,一顿饭仅包子一项就要花掉一千三百贯钱,相当于当时五十户中产阶级一年的生活费总和。夏伯龙还听家丁们谈起过一些事情:说东京汴梁有一个读书人买了一个小妾,这个小妾原来在蔡府厨房包子组工作,就是负责给蔡京做包子的。有一天,这个读书人可能心血来潮,就跟这个小妾说,你给我露一手,我也想尝尝太师府的包子是什么味道。小妾说她不会,读书人非常震惊,说你怎么会不会呢?你原来不是在太师府专门负责包包子的吗?小妾说,太师府厨房包子组有好几十人,我当初只是在那里专门负责切葱丝的。起初,夏伯龙听完之后,也不大相信。所以,他便专门去了一次厨房,结果看到了庞大的后厨工作人员。厨房里的厨娘都是长相中上等的美女,这些美女分工不同,但却都是做着同样的东西,可见蔡京的生活是多么的奢侈。夏伯龙坐在座子上,听到蔡京和高俅谈论的一些事情,他没有兴趣听,目光便在房间里打转。夏伯龙见蔡京的书房里挂满了他写的书法,他看着那些书法,觉得越看越耐看,不知不觉便被蔡京的书法给深深地吸引住了。“奶奶的,蔡京果然是个大书法家,就连我这个不怎么懂书法的人都能看的入迷,别说那么懂书法的了。”夏伯龙自言自语地说道。过了好大一会儿,蔡福终于将两样蔡府的美食给端了上来了。蔡京、高俅、夏伯龙三个人都美美地吃上了一顿,之后,高俅回家换官服去了。高俅走后,蔡京对夏伯龙说道:“伯龙啊,凡事多跟着高太尉学学,高太尉在皇上身边也有些年头了,从一个市井无赖变成了太尉,这其中的道理,你要好好参透一下。”夏伯龙表面上点了点头,心里却十分的不爽,因为他恨高俅,高俅坏事做尽,逼迫了不少人上了梁山。“等我在京师站稳脚跟了,看我不找个机会恨恨地在皇上面前把高俅给弄下台!”夏伯龙心里想道。“你去换个体面点的衣服,一会儿到府前等我,咱们一起去皇宫,觐见皇上。”蔡京道。夏伯龙道:“是,相爷!”——————————————————————大约是中午十点多的样子,蔡京、高俅领着夏伯龙便进了皇宫。皇宫的大,让夏伯龙觉得不可意思,至少比他在现代去开封玩的时候见到的要大。说起开封,夏伯龙就很生气。开封是个古都,可在现代,除了新区之外,其他地方都有点残破,保护的不是很好。除了那几个有名的旅游点外,也没什么看头。夏伯龙曾经去开封一次,就不想去第二次了,旅游资源虽有,却完全不能等同于古代的汴梁。汴梁是北宋的京城,这里是繁华的。公元1年的时候,世界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在罗马。到了公元1110年的时候,世界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就在汴梁。到了公元2010年的时候,世界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在纽约。夏伯龙曾经专门在网上调查过三个城市,当然,开封肯定是排名最后的,原因很简单,不知道保护。(废话多了点,呵呵,请原谅。)进入皇宫之后,夏伯龙见到的是三步一哨、五步一岗,守卫森严的皇宫,而且禁军的装备也是精良的,比他在外地见到的地方军要好上许多倍。到了皇上所在的御书房后,蔡京让夏伯龙在御书房外候着,他和高俅一起走进了御书房。夏伯龙站在御书房外,见身边站着四个禁军,便拱手对他们说道:“兄弟们,辛苦了!”那几个禁军士兵见夏伯龙是跟着蔡京和高俅一起来的,不敢得罪,便回应道:“兄台辛苦了。”夏伯龙见这些人不是真心说话,他也不再理会了,便静静地候在御书房外。过了不大一会儿,从御书房里走出来了一个公公。那个公公一出门口,便朗声说道:“圣上有旨,宣夏伯龙觐见!”夏伯龙一听到那个公公的话,便定了定神情,然后径直朝御书房里走了进去。夏伯龙刚迈出了步子,便被那个公公拦住了,阴阳怪气地说道:“你怎么不谢恩啊,谢完恩再进去!”“谢恩?”夏伯龙脑子一转,当即学着电视里的模样,跪在了地上,高声地叫道:“草民夏伯龙,谢主隆恩。”“嗯,起来吧,跟我进来。”那个公公道。夏伯龙道:“谢公公。”“嗯?我们初次见面,你怎么知道洒家姓谢?”那个公公问道。夏伯龙脸上一窘,他哪里知道这个死太监姓谢啊,只是谢过公公而已。“哦,我常听太师提起,说谢公公是皇上跟前的红人,所以,草民大胆地猜想了一下,便叫了出来,还望谢公公不要怪罪才是。”夏伯龙灵机一动,便说道。谢公公道:“洒家怎么会怪罪你呢?快跟洒家进来吧。”夏伯龙跟着谢公公进了御书房,谢公公便小声地对夏伯龙说道:“夏老弟,太师和太尉都极力的推荐你,看来你使了不少钱财吧?万一被皇上相中了,以后发达了,可千万别忘记了洒家哦?”夏伯龙心中不禁骂道:“相中?操!你以为这是皇上选妃子啊,还相中,我可没有使钱。是蔡京和高俅的意思,硬要把我往皇上那边推的。你一个老太监,既然跟我称兄道弟的,你少了裤裆里的那个玩意,怎么算个男人?呸!”夏伯龙心里这么想,嘴上可不敢这么说,便恭维道:“谢公公,你放心,只要谢公公在皇上面前多多美言几句。日后小弟发达了,自然少不了谢公公的好处的。”谢公公呵呵笑道:“洒家姓谢,单名一个进字,日后你洒家哥哥便了。”“小弟怎么敢跟直呼公公哥哥呢,还是叫公公,这样显得体面些。哥哥这个词,公公知,我知,天知,地知。所以,小弟会把公公一直放在心里的。”夏伯龙道。“嗯,呵呵。夏老弟,你一会见了皇上,记得什么都不要说,等皇上问你了,你再说话。千万要记住,不该你说的,你别说。知道了吗?”谢公公小声地吩咐道。夏伯龙点了点头,道:“公公放心,这个小弟懂。”说完这些之后,谢公公便领着夏伯龙径直走到了御书房内。转过一个屏风,谢公公小声说道:“低头,不准直视皇上,不让你抬头,你千万不能乱看。”夏伯龙点了点头。“启禀皇上,夏伯龙带到。”谢公公当即朗声说道。夏伯龙听完谢公公的这番话,当即便跪在了地上,朗声叫道:“草民夏伯龙,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第24页“平身吧!”一个柔和的声音传入了夏伯龙的耳朵里,让他听着极为的舒服。“谢主隆恩!”夏伯龙刚一站起来,本想抬头,却忽然想到了谢进公公的话,便愣是压低了头,没有敢抬起头来看皇帝的模样。“现在的皇帝应该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宋徽宗赵佶吧?嗯,有蔡京、高俅在的时候,应该就是了他了。除了宋徽宗,这历史上哪里还有皇帝敢要这样的臣子啊。这宋徽宗喜欢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看来想留在他的身边当红人,我必须多研究研究这方面的事情才对。”夏伯龙心中想道。“听蔡卿和高卿说你有大才,既然两位爱卿都如此的称赞你,那朕也就不在考你了。嗯,蔡卿,你说朕给他安排个什么职位才好呢?”宋徽宗赵佶说道。蔡京斜眼看了看高俅,对高俅使了一个眼色,然后说道:“启禀皇上,夏伯龙乃是老臣举荐,若是给他安排官职,恐为不妥,不如让高太尉回答陛下吧。”“高卿,蔡卿说的有理,就由你代朕分忧,想个官职吧。不过,不能太大,大了的话,其他爱卿会有意见的。”赵佶说道。高俅急忙说道:“启禀圣上,微臣的殿帅府中倒是缺少一位都虞侯。只是,都虞侯是武官。夏

怀孕到7个月的时候,榴莲大量上市了。听人说榴莲的营养特别丰富,很滋补,本来就爱吃榴莲的小夏心花怒放,几乎每天都会干掉一个榴莲。

一个月以后,小夏发现自己体重激增,还因为肥胖引起了妊高症。吃榴莲的行为被医生紧急叫停。


医院产科副主任说,榴莲属于高热量高糖分的水果,多吃容易发胖。


临产体重达202斤

虽然小夏停止了吃榴莲,但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一个月里积累的脂肪对小夏不离不弃。等她要生产时,体重已经达到202斤。

原创 |伯龙以才学如仕,只怕不合适宜。不如,就当个龙图阁大学士吧。”“大学士?嗯……不大不小,官职刚好,也正好可以经常跟随在朕的左右,那就大学士吧。夏伯龙听封!”赵佶道。夏伯龙听到这官职来的还真容易,一张嘴便是个龙图阁的大学士,便立即跪在了地上,当即说道:“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赵佶道:“夏伯龙,念你博学多才,朕特封你为龙图阁大学士,以后就跟随朕的左右,听候调遣,钦此。”夏伯龙当即叫道:“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好了,平身吧,站到朕的身边来!”赵佶道。夏伯龙站了起来,用余光看了一下赵佶的位置,便径直走了过去,并且说道:“是,陛下。”夏伯龙刚走到赵佶的身边,便听见门外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不停地叫道:“陛下,陛下,你看我买什么来了。”“哦,是梁卿吗?又给朕带什么回来了?”赵佶欢快地说道。“梁卿?哪个梁卿?在宋徽宗身边的没一个好人,这姓梁的,难道就是六贼之一的梁师成吗?这个大太监,估计也只有这个姓梁的才会让宋徽宗如此高兴了。”夏伯龙听到赵佶欢快地说话,便不由自主的在心里想了起来。说话间,果然一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那个人身材高大,白面无须,手中握着一把扇子,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夏伯龙斜眼看了看蔡京和高俅,见他们两个人的脸上有显出了不屑之色,似乎对这个公公不怎么待见。那个白面无须的公公一进到御书房,便跪在了地上,朗声喊道:“奴才参见皇上,万岁,万岁……”那人的话还没有喊完,便听见赵佶说道:“平身平身,快将你买来的东西呈上来。”那个人急忙站了起来,双手捧着一把团纸扇子,扇子上面还写了一首诗,毕恭毕敬地呈给了宋徽宗。宋徽宗接到手中,看了一眼,便欢喜地说道:“嗯,梁卿啊,你真是知道朕的心意啊。”夏伯龙瞅了一眼宋徽宗手中的扇子,见那扇子上题的诗他非常眼熟,一看那字,他的心中一震:“咦?这不是蔡京昨天写的蔡福的吗?怎么会在皇上的手里呢?难道……买这扇子的就是皇上?看来蔡京的书法造诣果然很高,不然的话,怎么会连皇上都要买他的墨宝呢?”“蔡卿啊,你看看,这可是朕花了大价钱买来的,你这回知道朕对你是多么的好了吧?”赵佶拿着那扇子有点爱不释手,扭脸对蔡京说道。蔡京一看那扇子,立刻便站了出来,走到赵佶的身边,拱手说道:“多谢圣上隆恩,老臣必当竭尽全力,为陛下尽忠。”“奸臣果然是奸臣,人家都说为国尽忠,你他妈的竟然说是为皇上尽忠,哎!”夏伯龙听完之后轻微地摇了摇头。“哈哈哈!好好好,蔡卿啊,这一会儿也快到了用膳的时候,你们就都留下来吧,朕好好的招待招待你们。”赵佶道。蔡京、高俅一起拜道:“陛下隆恩!”赵佶呵呵地笑了笑,侧过脸,看了一眼夏伯龙,对他说道:“你也一起陪朕用膳!”夏伯龙当即跪在了地上拜谢道:“吾皇隆恩,万岁,万岁……”“免了,免了,快起来吧。”赵佶道。“谢进,你把这扇子送到府库,命人收藏起来,要好生看管,这可是朕对蔡卿的一片心意啊。”赵佶道。谢进接过了那把扇子,当即便走出了御书房。赵佶看了一眼那个白面无须的人,朗声说道:“梁师成听赏!朕念你买扇有功,特赏赐于你黄金五百两。”夏伯龙听完赵佶的话,不禁大吃一惊,一句话脱口而出:“不是吧?买把扇子也能得赏?”此话一出,倒是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同时也包括夏伯龙自己在内。“大胆奴才,居然在陛下面前大放厥词?该当何罪?”梁师成指着夏伯龙大声说道。蔡京、高俅两个人怎么也没有算到,夏伯龙会突然说出这番话来,他们两个人一时窘迫,都愣在了那里,脑海里想着解救的方法。夏伯龙自知自己失语,当即跪在了地上,向赵佶求饶道:“皇上饶命,我第一次进入皇宫,不太懂得宫中的规矩,还请皇上开恩。”赵佶还没有说话,便听见梁师成急忙说道:“皇上,这厮不敬天威,竟然在皇上面前乱放厥词,此等忤逆之罪,应当处斩!”夏伯龙一听这梁师成要斩他,他的心中当下恼火,但是又不能发出来,毕竟自己不是蔡京,在宋徽宗面前还没有立足,他甚至连宋徽宗长的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他恼火归恼火,可脑子里面却很清醒,当即灵机一动,趁着赵佶还没有开口,便大声说道:“皇上饶命啊,在下实在是不懂规矩。梁大人说我乱放厥词,不敬天威,这我承认。皇上要是一定要斩我的话,就请将梁大人也一并斩了吧!”“混账东西,我有何罪,为何要斩我?”梁师成大骂道。赵佶听完之后,不知道夏伯龙为何说出这话,便好奇地问道:“夏卿何出此言啊?”夏伯龙道:“启禀陛下,刚才梁大人不等皇上召见,便在外面大喊大叫的闯了进来,此等行径,比在下还要厉害,是不是可以规范到不敬天恩之中呢?不仅如此,在下虽然有罪,可在皇上面前,皇上都还没有说话,他便抢先一步说话,风头更是盖过皇上,看来梁大人的眼里根本没有皇上。”“你……你……我……我……你乱放厥词,难道眼里就有皇上了吗?”梁师成急忙反驳道。夏伯龙朗声说道:“皇上是要用尊敬的,只有你这样的人才会把皇上一直看在眼里,我和太师、太尉都把皇上放在心里,犹如菩萨一般供着。”“你……”梁师成气的吹胡子瞪眼的,只可惜他的下面被阉割了,吹不成胡子,也只有干瞪眼了。蔡京和高俅相互对视了一眼,便齐声拜道:“启禀皇上,夏伯龙说的对,我等赞同夏伯龙的意见!”赵佶听完之后,左看看,右瞅瞅,然后哈哈地大笑了起来,欢快地说道:“精彩,精彩。夏卿,看来你的身上真的有才华啊,竟然将梁卿逼的说不出话来了。哈哈哈!好了,你们都不要吵了,都是同殿之臣,应该和睦相处。夏伯龙,你起来吧,朕不会怪罪你的。”夏伯龙当即站了起来,并且大声说道:“多谢陛下隆恩。”“好了好了,你们都跟朕一起走,朕饿了,一起去用膳去。”赵佶道。于是,夏伯龙等一班人,都跟着赵佶进了一个偏殿,午膳也早已经准备妥当了。落座以后,夏伯龙这才偷偷地瞄了宋徽宗一眼,见他不过才三十五六年纪,人长的非常的清秀,典雅,身上也到处透着一种高贵之气。夏伯龙也不敢多看,只是一扫而过。夏伯龙扫视了一圈,见坐在自己对面的梁师成正紧紧地盯着自己,目光中透着几许的凶光,一番虎视眈眈的模样。“梁师成这个大太监,看来和蔡京和高俅不是一伙儿的,不然的话,刚才也不会指着我说三道四了。看来,这皇宫里的勾心斗角多了去了,要没有个两把刷子,肯定混不下去的。这个梁师成一副阴险象,简直比蔡京还坏,我得提防着他才是。”夏伯龙和梁师成目光交错的那一刹那,心中便缓缓地想道。“唉!蔡卿啊,你说朕这样合适不合适啊?”赵佶手里拿着一只玉碗,愁眉苦脸地说道。第25页夏伯龙听到赵佶问起此话,便急忙偷偷地看了一眼,见他手里拿着一只玉碗发愁,不禁想道:“这皇帝怎么了?拿着一个玉碗有什么不对的?”蔡京嘿嘿一笑,扫视了一下饭桌上放着几只玉碗,便会意了,问道:“皇上是在说节俭吗?”“先帝那么注重节俭,这些玉器都藏在内府不敢用,现在自己摆出来用,万一传了出去,被言官弹劾怎么办?”赵佶眼神迷离地说道。蔡京呵呵笑道:“老臣当年曾经出使辽国,出席他们国宴的时候,辽国皇帝就是用这样的玉杯玉碗。他们还洋洋得意地问我,你们中原皇帝用得起这个吗?所以咱要是不用这个,不是让番邦给比下去了吗?”夏伯龙听完之后,心中恍然大悟:“我差点忘记了,宋朝自从建国以来,都崇尚节俭,而且还重文轻武。可是,辽国是游牧民族,他的玉杯玉碗是从哪儿来的呢?……嗯,应该是五代十国时后晋的旧物,因为后晋被辽国所灭,宫里的东西可能被辽国皇帝给拿走了。”“呵呵,蔡卿,你说的有理,不过朕还是有点担心啊?”赵佶道。蔡京继续说道:“陛下素来节俭,我都看不过去了,我做臣子的真是很难受。现在既然得到这些东西,我们正好用一用,把番邦比下去,哪个敢说不宜用啊?”“可是,这辽国的皇帝用玉杯玉碗,朝中的大臣们又没有亲眼见到,我用玉杯玉碗,万一被发现了,那言官们不该弹劾朕了?”赵佶还是很担忧地说道。蔡京急忙答道:“只要事情做得对,管别人说什么呢?天子的花费是不能计算的,花多少钱都是应该的,因为天下都是天子的嘛。陛下富有四海,正当玉食万方,区区酒器,何足介怀?”赵佶一听,便哈哈地大笑了起来,心中的疑虑也尽皆去除,当即吩咐道:“来人啊,将朕的金盏金碗呈上来。”夏伯龙听完之后心中想道:“这宋徽宗还真够可以的,居然害怕言官,不仅如此,这蔡京也真够厉害的,几句话便将皇帝哄的开开心心的。我要想靠着宋徽宗这棵大树,看来还得


周医生说,孕妇在怀孕期间增长的体重因人而异,不过最好不要超过25斤,尤其是本身体重基数比较大的孕妇,增重尽量控制在15到20斤。


而小夏,整个孕期增重了约70斤。天呐,简直怀了个少先队员!


“如果肌肉不是很发达,生产时人越胖越使不上劲。肥胖还会使阴道组织丰满,不利于生产。”周医生说。


综合小夏的身体状况,医生为她做了剖腹产手术。还好,宝宝很健康,8斤重,没有榴莲味。


宝宝也不是越重越好

对妈妈来说,只要孩子好,什么都值得。生了8斤重的胖娃娃不知道多开心!


但是周医生说,其实新生儿体重最好控制在5斤到7斤之间。出生时太重的孩子,成年后患三高的概率会比较高。注意,是概率!


周医生提醒说,孕期还是尽量少吃菠萝、凤梨、西瓜等糖分高的水果。想要补补身体,还是产检的时候问问医生,医生根据孕妇时事身体状况给出的建议会比较靠谱。


吃榴莲也有这些禁忌,你知道吗?

原创 |多下点功夫才行。”用过午膳后,赵佶独自将夏伯龙留在了皇宫里,蔡京和高俅便离开了皇宫。临走的时候,蔡京对夏伯龙小声说道:“伴君如伴虎,一切小心从事,在皇上身边多长几个心眼。皇上要是有什么想要的,想吃的,想玩的,你就回来禀告给本相,知道了吗?”夏伯龙当然明白了,只是,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宋徽宗要将他独自一人留在皇宫里。赵佶将夏伯龙领到了御书房,然后屏退了所有的人,整个御书房里就剩下了赵佶和夏伯龙两个人。夏伯龙毕恭毕敬地站在一个角落里,不敢抬头看赵佶。赵佶端坐在龙椅上,对夏伯龙道:“夏卿,你自从入宫到现在,都一直低着头,是害怕朕吗?”“回皇上话,皇上是大宋天子,是皇族血脉,岂能是我这种凡夫俗子能看的。所以,我不敢直视皇上,怕触怒了龙颜。”夏伯龙道。赵佶听完之后,呵呵地笑道:“没事,你抬起头来,你要是不认识朕的话,那以后还怎么跟在朕的身边呢?”夏伯龙当即便抬起了头,看了看赵佶,然后又低下头。“呵呵呵,夏卿啊,跟朕在一起不要那么拘谨,拘谨了不好。你看蔡卿、高卿他们,我跟他们在一起都很随意的嘛。”赵佶道。“是,陛下。”夏伯龙答道。“这倒也是,宋徽宗是大书法家,大画家,可却不是个好皇帝,一身都是文气,倒是个大才子。”夏伯龙心中想到。夏伯龙刚抬起头,便看见赵佶从书案上拿起了一支毛笔,他猜想赵佶要写字,便急忙走了过去,去给赵佶研墨。“眼明手快,果然不错。”赵佶夸赞道。夏伯龙呵呵笑答:“陛下过奖了。”笔、墨、纸、砚,被统称为文房四宝,一直是文人手里最爱惜的一样东西。研墨可是个巧活,要是没有研过墨的话,肯定不知道从哪里下手。不过,好在夏伯龙在博物馆的时候接触过砚台,知道怎么研墨。夏伯龙研好墨后,同时将一张宣纸铺在了赵佶的书案上,同时说道:“陛下请!”赵佶呵呵地笑了笑,用毛笔蘸了墨水,然后开始在纸上面写了起来。夏伯龙看到赵佶写在纸上的字,不禁为之一震:“这宋徽宗果然是个大书法家啊。”宋徽宗独创的瘦金体书法独步天下,直到今天相信也没有人能够超越。这种瘦金体书法,挺拔秀丽、飘逸犀利,即便是完全不懂书法的人,看过后也会感觉极佳。传世不朽的瘦金体书法作品有《瘦金体千字文》、《欲借风霜二诗帖》、《夏日诗帖》、《欧阳询张翰帖跋》等。此后八百多年来,迄今没有人能够达到他的高度,可称为古今第一人。夏伯龙趁着宋徽宗赵佶写字的时间,便纵览了一下御书房里墙壁上挂着的画,那些画哪一幅不是有着深厚画工的画啊。“北宋果然是个文明的历史瑰宝啊,书法、绘画、科技、都是在这个时候得到很大发展的。”夏伯龙不禁感慨道。当宋徽宗写完一首词后,便问道:“夏卿,你觉得朕的字,写的怎么样啊?”夏伯龙当即说道:“陛下的书法乃是独步天下的书法,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当属天下第一。”赵佶听完之后,哈哈大笑道:“爱卿好眼力。”“看来啊,这人还真是喜欢别人给他戴高帽子,听着舒服,心里就舒坦。原来这皇上也不例外啊,那我以后可要多说说他的好话了。”夏伯龙心中想道。“启禀皇上,尚书左丞求见。”一个太监在御书房外高声叫道。赵佶本来心情很好,一听到尚书左丞求见,脸色便变了,急忙道:“不见,不见!”夏伯龙听到赵佶如此表情,似乎很害怕尚书左丞,估计就是他口中所说的言官之类的人。“皇上,尚书左丞说有要事求见!”太监的声音又叫道。“要事?那也不见。”赵佶道。夏伯龙听到这里,很像看看大宋有什么正值的官员没有,当即说道:“皇上,你身为大宋天子,是一国之君,若是不接见大臣,那个什么尚书左丞将事情传了出去,只怕对皇上影响不好。若是他真有什么要事,皇上不见,那就耽误了,不如暂且接见一下,听他怎么说,也显得皇上圣明。”赵佶听到夏伯龙的话,当即思虑了一下,便对外面喊道:“叫他进来吧!”过了没有多久,一个老头便走了进来,向着赵佶跪拜道:“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起来吧,你有什么要事?”赵佶问道。那个尚书左丞当即呈上了奏本,高声说道:“陛下,臣是想希望陛下取消生辰纲的事情。”赵佶打开奏折只大致看了一下,然后就放在了书案上,对那个尚书左丞说道:“那朕洗耳恭听。”尚书左丞当即郎朗说道:“陛下,臣以为………………”谁知,这个大臣讲得口沫飞溅,慷慨激昂,他也不看点儿,一直讲到太阳落山,暮色四合。御书房里,夏伯龙看到滔滔不绝的尚书左丞,这才知道赵佶为什么那么怕见到这个人了,这家伙说起话来没完没了,旁征博引,从秦始皇建国,一直说到唐太宗的时候。要知道,中国古代,皇帝坐朝很辛苦,一般可能五六点钟就要起来,清朝皇帝四点钟就起床,七八点钟就已经坐朝了。虽然此时赵佶已经下朝了,也吃过午饭了,可是也太能讲了。这个尚书左丞说的不累,夏伯龙站的都累了。夏伯龙看了一眼赵佶,见他坐在龙椅上没精打采的,是不是还打着哈欠,心中便道:“这一次我可是把宋徽宗给害苦了,我真没有想到,这家伙那么能说,比我还能说。”这个尚书左丞一直讲到太阳下山,赵佶早已经饥肠辘辘。于是,赵佶当即打断了那个尚书左丞的话:“朕饿了,得先去吃饭了,有事情明天再说吧。”说完就起身要走。赵佶刚站起来,这个尚书左丞一把就把皇帝的袖子抓住了,朗声说道:“陛下,您别走啊,我还没有说完呢,您必须听我把话说完。”夏伯龙一件这大臣抓住了赵佶的袖子,当即便傻眼了,心中想道:“完了完了,这大臣完了,不杀也残废了!”谁知道,赵佶却挣扎着说道:“朕要吃饭去,你不顾君臣之礼,怎么能抓朕的袖子?”两人这么一撕扯,结果把赵佶的衣服给撕破了。“晕,这下真的完了,你全家都要死了!”夏伯龙见到那个大臣把赵佶的衣服都撕破了,心里便疾呼道。天子穿一件破衣服成何体统?所以,赵佶急了:“你有话好好说,把朕衣服撕破了,这叫什么事儿啊?”可这个尚书左丞很有气节,朗声说道:“陛下你要不在乎这件衣裳,我就不在乎粉身碎骨,你要是不在乎我把你的衣服扯破了,你把我扯了都没关系。”赵佶听后非常感动,心想:“居然有这样忠直的大臣!”“好,那朕坐下,你接着说吧。”赵佶当即坐在了地上,静静地聆听着那尚书左丞的话。夏伯龙看到赵佶的衣服都破了,便走到赵佶身边说道:“皇上,看这衣服都破成这样了,我给陛下换一件吧?”赵佶道:“不要换,朕就穿这件破衣服,而且这件衣服不许扔,以后朕看到这件破衣服,就会想起这位忠直的尚书左丞来了,我要把它留作纪念。”夏伯龙一听,脸上一怔:“真没有想到,宋徽宗的肚量会如此的大。”第26页不知不觉,已经进入了黑夜,赵佶身边的太监们已经把御书房里的烛火给点着了。又过了好大一会儿,夏伯龙已经站的腿酸麻了,他现在恨不得一巴掌将那个尚书左丞给扇出去。赵佶坐在地上,捧着脸蛋,如同孩子一般,静静地聆听着那个尚书左丞的话。“哎,古代当个皇帝真他妈的累!”夏伯龙看到赵佶的模样,心中哀叹道。“陛下,我说完了。”那个尚书左丞道。赵佶站了起来,神了一个懒腰,说道:“说完了?那好吧,朕饿了,你们也饿了,都跟朕一起吃饭去,朕来宴请你们。”夏伯龙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心中不禁说道:“终于说完了,解放了。我这次总算知道宋徽宗为什么不愿意见这个人了,说起话来没完没了的,真他妈的啰嗦。不过,宋徽宗被大臣抓住袖子、撕破衣服,却仍能坐下来听取意见,也可以说是明主了。”赵佶宴请了夏伯龙和那个尚书左丞,吃饭完了以后,便各自归去。夏伯龙从皇宫里出来,便径直回到了蔡府。到了蔡府,进了自己的房间,便看见蔡心蕊迎了过来。“伯龙,怎么样?皇上把你留下来干什么呢?”蔡心蕊问道。夏伯龙道:“不干什么,就是让我陪皇上吃饭。心蕊,你一直等在这里吗?”蔡心蕊点了点头,说道:“我听我爹说皇上把你给留下来了,所以,我比较担心你,就一直留在这里等你回来。哦,对了,我爹派人给你送来了一套官服,你快点穿上,让我看看。”夏伯龙见蔡心蕊转身从床上拿来了一套官服,他心里美滋滋的,缓缓地想到:“真没有想到,跟着蔡京还真是吃香喝辣。不过,蔡京再好,也是个奸臣,我总不能一直靠着他的,只有往上爬,成了皇上身边的红人,我才能逐渐摆脱蔡京。”“来,快点换上让我看看吧。”蔡心蕊道。夏伯龙嘿嘿一笑:“心蕊,这孤男寡女的,我要是脱了衣服,你就不害羞啊?”蔡心蕊将那官服放在了桌子上,举着小手轻轻地敲打着夏伯龙的胸膛,娇声娇气地说道:“讨厌。你身上还有我没有看过的吗?”


1
心脑血管患者不宜吃榴莲,否则会导致血管阻塞,严重的会有中风情况出现,不宜食用。
2
肾病患者以及心脏病病人也不宜吃榴莲,因为榴莲含有较高钾质。
3
患有皮肤病的患者以及喉炎,哮喘以及气管炎的朋友也不宜吃榴莲,吃了会导致病情加重。
4
热气体质、喉痛咳嗽、患感冒、阴虚体质、气管敏感者吃榴莲会令病情恶化,对身体无益,不宜食用。



Copyright © 泰国水果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