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水果价格联盟

念亲恩:一段菠萝蜜的故事

超级生活2019-01-04 01:20:40

(超级:浚含)十几年前的一天,父亲满面春风地从海南旅游回来,带回了一个绿中带黄,黄中泛黑如冬瓜般的大家伙。父亲说是临上飞机在小摊上买的榴莲,我听了非常高兴。

那时的北京人对产自南方的水果,基本没见过更没吃过。我想,这回可以请朋友来,一起品尝品尝!

母亲看到这重达十几斤的大块头,便疑惑地说“听说榴莲很臭,是不可上飞机的,这东西长相也不太像图片上的榴莲。”可苦于当时没有网络,无法搜索,没有谁能给这“大家伙”准确下定义。

一阵惊喜与猜测过后,我和母亲把这又圆又长、浑身长满小软刺的“大家伙”抬到厨房,放菜池里清洗,刷子是对付它的唯一洗刷工具。我们在小小的菜池中,把它竖起来,先刷一头再洗另一头,洗到母亲认为没有病从口入的危险了,我们才把这外皮又扎又硬的“大家伙”移到桌子上。

在我幻想着里面果肉的香甜而垂涎欲滴的时候,母亲已经把这个诱人的大东西切开了,哟!饱满且金黄的籽粒,排列工整重叠如桔瓣,一股香气扑面而来,颠覆了我的想像,大大激发了我的食欲。我小心地抠出一粒,发现厚厚的果肉包着一个棕色的核,尝一下果肉,甜!再来一粒,香!吃完几粒后,不仅口齿留芳,手上香味更是洗之不尽。母亲说“这么香,哪里是榴莲呐?”

父亲过来了,母亲便询问买的过程。最终,一直站在卖主一方说是榴莲的父亲,在事实面前和母亲的质疑中,也疑惑了不知何物了。经过了这么多年市场化的洗礼,现在想想当年的那个卖主,以便宜为卖点,用外观相似混淆视听,有欺骗初来乍到的消费者的嫌疑。

不论是什么,都不可拒绝美味,我们三人边吃边评论。就在大快朵颐临近尾声之际,发现麻烦来了,果桨所到之处,都是油腻腻的,尽管用肥皂、洗涤灵、洗衣粉去擦,它就如口香糖一样粘在上面不掉。

按计划我还是请了朋友,为了避免乱粘我待客前已把籽粒抠出,朋友们大为赞赏其浓香!

又过些年,仿佛在一夜间,榴莲,菠萝蜜,芒果,木瓜,山竹,杨桃等南方各种水果齐来北京。让我大饱口福,吃上了正宗的臭中带香的榴莲,也再度品尝了当年父亲带回来的“大家伙”,原来它的尊姓大名为—菠萝蜜!只不过商户们几乎切开装盒销售,很少整体售卖。

近日我来到海南的三亚,这是菠萝蜜的老家,到处可见高大粗壮的菠萝蜜树。我惊喜地发现,菠萝蜜的果实是挂在树干上的,有单个挂着的,也有两三个挨一起挂着的,绿茸茸垂直向地面,可爱得想去摸一摸。当地人告诉我,这种树干上结果开花的植物叫“茎花植物”,只有在多雨的热带才能见到,这也是热带雨林的特征。

我仔细欣赏着,想到几个月后它将长到二十公斤左右,那时,它就真的是“热带果”王了。

在三亚我买了一个大大的菠萝蜜,扛回北京,与年迈的父母和朋友们共同品尝。使十几年前初识菠萝蜜的一幕又增添了一抹温情。

的确,随着年龄的增长,父母留给我们的越来越多,触景生情的碎片回忆,常常让我不能自拔……

www.sUperLIFE.ca 超级生活网



Copyright © 泰国水果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