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水果价格联盟

【散文天地】李国七∕柠檬

二月风文学社2018-12-28 22:04:03



李国七∕柠檬


我最早记忆里的柠檬,不是澄黄色的果实,而是马来半岛遍地都是的青柠。小的鹌鹑蛋一般大小,大的宛如初次下蛋的鸡蛋,不过,并非鹌鹑蛋、或者是鸡蛋的椭圆形,而是球类的浑圆。


在马来半岛,青柠的用途很多。菜肴的调味品、饮料等跟吃喝相关的不说,拜神、马来巫师作法等,都少不了青柠。椰子、公鸡与青柠,本来就是马来巫师作法的标配。


统称青柠,事实上有不少小类别与小品种。有个小、皮薄、马来西亚华裔统称做桔子的小青柠,有稍微大一点,皮厚、偏酸的青柠,有需要横切的青柠,还有价格最昂贵、皱皮、当地人普遍称为丑柠的青柠。


在众多青柠品种当中,丑柠用途最为广泛,不仅仅是果实,就连老叶、嫩叶也是香料与食材。果实的主要作用是榨挤出果汁,无论是煲汤、炒菜、炖、焖等,若需要添加酸味,青柠汁就是取代醋的最佳与终极选择。


青柠汁在准备蘸料时,一样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除了豆制品的酱油,马来人家里,家家必备鱼露、虾酱等调料。海产品相对腥,青柠的清香,普遍上用来去除腥味。一小碟鱼露或者是虾酱作为底层蘸料,切一点小辣椒、蒜、葱,必须再添加一定比例的青柠汁,一碟蘸料才算大功告成。嫩叶,可以凉拌、生吃,绝对是一道下饭的小菜。老叶,烹煮咖喱、酸汤等,总要加几片叶子提味,菜肴的味道才会真正体现出来。


用途广泛而且采用的频率很高,家家户户都喜欢栽种,房子周边没有空地,就往盆子里栽。地里栽种的青柠,生长到一定的成熟度,绝对不会让主人家失望,就是产出不多,至少长出几粒果实,给种植者带来收获的乐趣。盆里栽种的青柠,就得看运气了。不过,盆栽青柠虽然没有承诺收成,栽种者还是乐在其中,不会感觉馁丧或者失落。


在众多青柠当中,个小的桔子,算是高产品种,一棵不过三尺高的桔子树,到了结果时期,往往可以用一个面盆盛装。桔子跟其他品种的青柠一样,不需要等到成熟期,只要个子够大了,包含足够的果汁,就可以放心采摘。其他品种的青柠,树上挂的,往往是疏疏落落几粒孤独的果实。丑柠还好,没有果实,叶子也可以大量采摘。


我妈除了青柠汁,比较喜欢用百米醋,或者当地人采自一种热带沼泽地区专长的、一种当地人称作拟芭树果实酿造的醋。而我,单一选项,就是青柠的酸。喜欢青柠,主要是青柠酸带着一股独特的清香。


有一阵子,我还学马来朋友、泰国朋友用青柠皮、青柠叶与青柠汁洗一个全青柠澡,沐浴以后出来,身上总是隐隐约约带着一股青柠的清香。别人的感觉我不知道,自己却沾沾自喜,高兴得不得了。当然,马来人、泰国人采用青柠组合洗澡,讲究的是洗掉霉运,而我,纯粹是因为喜欢青柠的清香味道。


这段与青柠结缘的经验,不经意之间,组成我记忆里的一块重要拼图。离开马来西亚到外面念书或者工作,每一次嗅到类似青柠的味道,心情总会莫名地美好起来,近乎安静与安详的美好心态。当时,并不知道这是记忆的味道在作祟。


当然,远离东南亚,青柠不再普遍,取代青柠的,就是澄黄色的柠檬。柠檬比青柠来得普及,无论是欧洲还是北美,与海鲜相关的菜肴,无论是生蚝、大虾、鱼、螃蟹等,必备的调料当中,一定少不了几片切片柠檬。去到南美,忘了是乌拉圭还是墨西哥,水果摊、蔬菜档子上,更是少不了柠檬。


柠檬汁,在这些地方,去除海鲜腥味之外,还用来腌制尚未烹煮的食材。无论是鸡肉、牛羊肉,在煎、炖、烤之前,只要涉及腌制,厨师们一定不忘添加柠檬汁。


记得在一个墨西哥籍顾问家吃饭时,桌子上还出现一道以柠檬泡制的腌菜。类似西川或者韩国泡菜的小菜,完完全全由柠檬腌制出来。一些加糖的柠檬腌制品是甜的,另一些加辣椒的,带点辣的酸。偏甜食物不是我的选择,辣带酸的柠檬泡菜,却对准我的胃口与味蕾。


意大利饮食也时常采纳柠檬作为主要调料与食材。记得有一年在意大利,遇见一个长得帅帅的、类似陈某的意大利同行,从专业化课题,话题莫名其妙地转入柠檬领域。


“青柠与柠檬作为对比,那种味道对你比较特别?”问题从专业性对话、闲聊,逐渐进入心灵探索与探讨。


瞬间出现的问题,类似突击,又有点窃视心事或者心理状态的意味。


当时,我是沉默了好一阵子。重新整理思维,我记得我说:“两种类似的味道,很难分开切割。青柠是过去、是历史,柠檬在上面叠加。两种味道的组合,形成今天的我。”


话题没有延伸下去。记忆中,一路上,我们品尝各种各样含柠檬的食物与饮料。后来,他离开了咨询行业,回归田园生活,说是时候接下他的家族摊子。


他回归了,我没有回去。我爸流落南洋,没有可以承袭的家族事业。到了我,除非从我开始,否则一样没有 可以传承下去的家庭企业。不过是依靠薪水生活的人,无论读多少书、去了多少地方,注定我将继续无根地漂泊,到那儿算是那儿,几乎是一种选择,事实上是从来不去选择,唯独带着青柠或者柠檬的清香味道,继续上路。


相关阅读:

【散文选刊】李国七∕呦呦鹿鸣

【散文天地】李国七∕与你同醉

【散文天地】李国七∕我的私厨房

【诗歌长廊】李国七/我和周至有个约会

【散文天地】李国七/多出的三毛钱

【散文天地】李国七/一路迁徙

【散文天地】李国七/一生之城——重庆璧山新区

【散文天地】李国七/岁月

【散文天地】李国七/一个人的春节

【散文天地】李国七∕以父之名

【小说看台】李国七/遗产

【散文天地】李国七/送行队伍

【散文天地】李国七/烤鱼

【散文天地】李国七/十二月三十一日凌晨

【散文天地】李国七/2018

【散文天地】李国七/打不通的电话

【散文天地】李国七/黄昏电车

【散文天地】李国七/陌生背影

【散文天地】李国七/泰国凉拌青木瓜丝(外一首)

【散文天地】李国七/吃鱼(外一首)

【散文天地】李国七/下雪的那一天(外一章)

【散文天地】李国七/开往长武的绿皮慢车(外一章)

【散文天地】李国七/四尾鱼(外一章)

【散文天地】李国七/越南河粉(外二章)

【散文天地】李国七/旅途细节(外二章)

【散文天地】李国七/寂寞茶馆(外二章)

【散文天地】李国七/人生的颜色(外二章)

【散文选刊】李国七/匠人精神的美(外一章)

【散文选刊】李国七/按停时光(外二章)

【散文天地】李国七/晨光中的拥吻(外二章)

【散文天地】李国七/今夜,江南有雨吗?(外二章)

【散文天地】李国七/厨房(外二章)

【散文天地】李国七/记得(外二章)

【散文天地】李国七/记忆小镇与小镇记忆(外二章)

【散文天地】李国七/赶不上的,只剩失落的茫然(外二章)

【散文天地】李国七/斑马斑马(外一章)

【散文选刊】李国七/整理(外二章)

【小说天地】李国七/泡馍

【散文选刊】李国七/杜鹃海

【小说天地】李国七/南方

【散文选刊】李国七/苜蓿草覆盖的土地(外一章)

【散文选刊】李国七/空巢老人


作者简介:李国七,1962年生于马来西亚吉兰丹,从事企业管理与顶层设计咨询工作。曾获花踪诗歌奖、马来西亚马来语国家文学奖、乡亲中篇小说奖、嘉应散文奖,以及中国主办的小小说二等奖等文学奖。散文、小说与诗歌散见澳门日报、香港、马来西亚、泰国、新加坡、美国等刊物。有多篇诗歌、散文及小说入选各种年度最好小说、散文与诗歌选集。



  • 投稿须知二月风文学社公众平台每晚九点半与你相约有声媒体,欢迎大家投稿,自带音频者优先。

  • 凡原创之诗歌散文、语录随笔、诗词歌赋、诗画艺术等稿件,请以正文、作者简介和近照的形式,整理成word文档发至627840696@qq.com邮箱。

  • 稿费发放:在文章发布第8至10天之内,以微信转账的方式,将周内赞赏金额之50%结算给作者(赞赏金额在100元以上者,发放55%200元以上者,发放60%以此类推)。限于人力,赞赏金额为10元(不含10元)以下者,稿费恕不发放,但均会以手机截图明告作者,已发过的零星赞赏不再发放

  • 主编女女微信:18793448908

  • 特约朗诵嘉宾:雅馨

  • 平台法律顾问:杨晓东     

  • 顾问电话号码:13919171157(微信号)

Copyright © 泰国水果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