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水果价格联盟

自闭症少年死亡事件

星星志愿者之家2018-12-29 00:55:11

自闭症死亡少年之父:希望换来千万孩子不受苦受难

       3月20日,媒体报道一起自闭症少年在托养中心死亡事件,引发社会对于救助制度的探讨。2016年10月19日,15岁的自闭症少年雷文锋在深圳走失,被辗转送到广东韶关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45天后雷文锋死亡。练溪托管中心出具死亡证书称为消化道肿瘤所致,县人民医院确定死为伤寒,即与饮食和水污染有关。期间,雷文锋父亲雷洪建四处寻找。在托管中心,雷文锋失联信息并未按要求输入到全国寻亲网,而致使天天刷新该网的父亲一直不知道其下落。三个多月后,当雷文锋查到孩子在东莞救助站时,他由衷得发出感慨,感谢党和国家的好制度,把孩子收留。随之而来的却是噩耗,孩子早已死亡。在殡仪馆看到孩子时,原来130多斤的孩子瘦成了皮包骨,身上全是伤。托管中心的死亡证明显示为癌症所致,而县医院却称是伤寒感染,系饮食和水所污染所致。雷文锋害怕尸检引发官司,将孩子尸体匆匆火化,事后后悔莫及。

       目前,广东省韶关市当地政府成立调查租,发现练溪托养中心不具备托养条件,并对其进行了取缔。对现有733名托养重新进行了安置,但是调查组并没有与受害者雷洪建家属进行联系。雷洪建期待相关政府部门能给他一个合理的说法,但是至今没有消息,他担心事情不了了之,但是又不愿付诸法律,“小老百姓打官司耗时耗力,负担不起。”他说,虽然孩子走了,他以他的生命换来千千万万的孩子不再受苦受难受伤害。“打官司,我一个打工的耗不起”

《万象》:雷文锋去世这么久,有相关部门给你一个说法?

雷洪建:没有,现在我就等调查组的结果。我想知道练溪托养中心,当时孩子在里面是怎么生活,死了多少人。希望以后政府做好监管,不要让私人买单。

《万象》:如果真相一直没澄清,你下一步会采取什么措施?

雷洪建:我先等调查组的消息吧。打官司,我一个打工的耗不起。我给媒体爆料这个事,也是希望政府出面解决,不要任他们(练溪托养中心)随便搞。

《万象》:这次事件中,你觉得哪个部门应该负最大责任?

雷洪建:派出所向东莞救助站交接时,单子上显示孩子写了自己和母亲的名字,当时他们没去查,有关部门不作为。但是最大责任当然是托管中心,以前一百三十多斤的孩子,瘦到八十多斤死去,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我要一个交代。

《万象》:现在父母和妻子知道孩子去世的消息吗?都什么状态?

雷洪建:现在还没告诉父母,年纪太大,怕他们接受不了,想过段时间。妻子悲痛欲绝。

《万象》:什么时候发现他跟别的小孩不太一样?

雷洪建:三四岁时,感觉他反应慢,我们觉得可能发育晚点。五六岁时,他反应比别的孩子更显得迟钝,我们送他做过一个小手术,把舌头下一个东西剪掉了。七八岁时,读书明显感觉不行了。

《万象》:什么时候确诊为自闭症?

雷洪建:在工厂时,有些朋友看到他不跟人家交流和说话,说可能是自闭症。我带他去深圳远东妇儿科医院检查,诊断结果是智障加自闭症。

《万象》:家里知道是这个病什么反应?

雷洪建:自己的孩子已经这样了,只能想着把他治好。这么多年去湖南、广东的医院治疗,从来没有放弃过他。想能医好一点是一点,争取让他能自己照顾自己。过几年他娶个老婆,有个帮扶,就可以了。

《万象》:雷文锋后来有继续读书吗?

雷洪建:一直留级,读了9年,一直到5年级,连几加几都算不出来。《万象》:为什么2015年把雷文锋带到深圳?考虑过送让他去康复中心吗?

雷洪建:当时我老婆要生最小的那个,家里照顾不了,所以我带来深圳照顾。我在网上搜过深圳的康复中心,公立的要本地户口,私人的一个月要4、5千块,我负担不了。

《万象》:他平时跟你人怎么交流?

雷洪建:他跟一般不跟人交流,熟的话跟你笑笑。跟我的话,能听懂我说的话,用非常简单的语言跟我说两三个字。

《万象》:医生说了病的原因吗?

雷洪建:医生一直没有查出来,以前我们家也没有遗传。检查也没有查出来什么结果。

《万象》:你上班,他怎么办?会不会担心?雷文峰自己会单独乱跑吗?

雷洪建:放在厂里的办公室,他自己看电视,听歌。他比较听话,从不处乱走,胆子比较小。我随时会回来看看他。

《万象》:领导能同意你带着孩子上班吗?

雷洪建:老板也是比较好的亲戚朋友。“负责人跟我说一年最多死二三十个人”

《万象》:那天晚上突然离开,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雷洪建:那天我带着他去超市和龙华公园,吃了比萨,还吃了孩子最喜欢的榴莲。他显得很开心,直到睡前,还和我说,爸爸,下次还去。

《万象》:门没有锁吗?

雷洪建:锁了,他自己会开,走的时候还帮我把门关上。

《万象》:怎么想到去救助站?去了哪些救助站?

雷洪建:朋友建议我去救助站,我去了深圳市救助站、深圳市宝安区救助站,他们查了下系统没有,建议我去全国救助寻亲网找,说那里可以查到全国的遗失孩子。

《万象》:每天刷多少全国救助寻亲网?

雷洪建:亲戚朋友都帮我刷,我自己也时常刷。

《万象》:为什么你后来托朋友又在救助站找到了?

雷洪建:这个我就不清楚。之前他们可能没有查救助站的内部系统,只查了区域管辖内的系统,搞不清楚,其实查内部系统绝对查得到。而且托管中心没有输入孩子信息。《万象》:还试过其他寻找方式吗?雷洪建:除了发朋友圈,就是找媒体登寻人启事。我还找过深圳市都市频道、南方都市报等打广告。《万象》:所有渠道都没有任何反馈,当时什么心情?

雷洪建:当时特别后悔,晚上没有把他看好。下班回家看他两眼,我就睡了。《万象》:查到之后,你怎么行动的?

雷洪建:以前我没有去过东莞。查到之后,心里面很高兴,马上放下工作,叫同事帮我查东莞救助站电话号码打过去。他们说是有这个人,但人已不在了。我当时眼泪就流下来了。到了东莞救助站,我看见照片和他写的自己、妈妈的名字,我就确定是他。

《万象》:你直接去了殡仪馆见孩子?

雷洪建:确认身份后,我就去殡仪馆。见到时,瘦得皮包着骨头,完全没有肉,身上还有伤,我没有认出来。他以前有130多斤吧,那会儿最多80几斤。当时那个托管中心的罗副主任一个本子上记录了,孩子死亡和送到殡仪馆的时间。看到名字,而且孩子手上的伤痕我认识,当时我人就傻了,眼泪不停的留。那个负责人和我说,一年最多死二三十个人吧。

《万象》:他们怎么解释孩子身上的伤和死亡的?

雷洪建:说可能是在医院碰伤的,死于消化道肿瘤。我当时头脑嗡嗡响,也没怀疑什么。后来过了很久,我清醒过来,我要求他们把医院的资料给我,我要弄清楚到底怎么死的。

《万象》:后来见到主治医生怎么说?

雷洪建:说孩子来的时候,已经好几天了,很疲倦了,吃饭吃得很少,打针也很难打得进去。查房时,看见孩子自己把针拔掉了,淌着一大片血。

《万象》:医生给你的鉴定报告原因中,多了一项称感染了伤寒,你怎么看?

雷洪建:我对这伤寒种病不熟悉,我开始也没怀疑什么,我相信了是消化道肿瘤。“希望我孩子可以挽救千千万万受苦受难的孩子”

《万象》:为什么不做尸检?

雷洪建:我和我老婆开始都想做。我亲戚他们说孩子本来就是这样的人,生活十几年不开心就这样走了,就不要再他身上动刀,让他平平安安走。而且,一动刀子打官司,这就不是一两的事,肯定三五年。我一个人打工,耗不起,后来我们就没坚持了。

《万象》:现在后悔吗?因为现在没有尸检也搞不清。

雷洪建:很后悔,没有尸检也搞不清死亡原因了。我躲在被窝里哭,很后悔。

《万象》:那你多久想到要找媒体曝光?

雷洪建:当时殡仪馆一个师傅跟聊天时无意说到,溪托养中心一年送过来的死者有两三百。我当天见我孩子时就看到三个。我当时头晕晕的,回来之后才想起一天死三个,一年死二三十个,这是个多恐怖的事。《万象》:你一直说要个说法,希望具体是哪个部门给你个说法?雷洪建:我就希望国家、政府部门重视这个问题,把这个制度也完善。《万象》:假如事情最终没有呈现一个你满意的结果,你怎么办?

雷洪建:这也是我担心的问题。我现在也没有考虑后续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万象》:您没有想过付诸法律吗?

雷洪建:我就是一个小老百姓,没有时间去耗。我相信政府。

《万象》:在寻找孩子的过程中,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雷洪建:最大的困难是完全没有方向,一直在盲目找。我从来没想过他会去东莞,而我一直在深圳盲目地找,一直在做无用功。

《万象》:媒体事后报道的呈现了孩子从家出走,到死亡的整个城市路线图,你此前是经过这些路线图去寻找孩子的么?

雷洪建:是的,这个路线是这样的。先到深圳再到东莞找。朋友帮我查出在东莞救助站,第二天去派出所开出父子证明,东莞救助站带我去练溪托管中心,最后找到孩子。

《万象》:很多媒体评论说,你孩子的死推动政府去完善托养政策。你认为这个意义有多重要?

雷洪建:公布出来,希望国家重视弱势群体,然后不断完善救助制度,不断去监督制度的落实和执行。

万象》:这对其它在托养中心的人来讲,是幸运的,但雷文锋的死,对于你来讲,太残忍了。毕竟他是你的儿子。如果现在可以,你最想对雷文锋说点什么?

雷洪建:虽然我孩子走了,他以他的生命换来千千万万的孩子不再受苦受难受伤害。

《万象》:当年孙志刚死后,其墓志铭这样写到:他以青春镌刻自己的墓志,以生命呼唤中国的法治。如果给雷文锋写墓志铭,你会如何写?

雷洪建:墓志铭我也没想好,就写希望孩子的死换来千千万万的孩子不再受苦受难受伤害。虽然他不在人世,但会有千千万万的人能记住他,也可以安息了

 作者:周奕婷

Copyright © 泰国水果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