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水果价格联盟

新书连载①丨《青柠时代Ⅳ》:微酸青春,再度开启~

意林轻小说2018-10-17 02:59:20


实力作者梅吉,

打造纯美正能量青春大戏!


《青柠时代Ⅳ》勇气再出发!

无论风雨、阳光、荆棘,

我始终陪伴在你身边~



-致青春系列-

青柠

时代



和母亲闹翻之后,毕夏来到美国求学,谁知不但遭遇抢劫,还惹上官司!

一边上学,一边拼命帮家里还债的沈冬晴,却依然失去了挚爱的双亲……

阳光开朗的少女米荔横空出世,她的出现是否能拯救楚君尧动荡不安的心?

黎允儿本以为只是遇到一个不对的人,没想到却泥足深陷,难以抽身…




  连载①  



因为一场暴雨,飞机延误了近五个小时,毕夏抵达家乡时,已经是夜里九点。
灯火通明的大马路,车灯照射过来,在这样的光线中,毕夏显得格外疲惫。她抱着手臂轻轻阖上眼睛,脑海里纷沓而出的过往,是一些纵横交错的镜头——或明或暗。
父亲的事已经过去两年,真凶落网,真相大白……可是那些无法心安的痛苦,依然郁结难纾。
她想也许离开,离开这里的一切,午夜她就不会再被噩梦惊扰。
毕夏还是会想起楚君尧,想起他们最初的那一段。
那些他给她的感情,就像漫天绽放的烟火,绚烂耀眼以后,就急切地消亡,留下的只有荒芜落败的时光。
往事终究是过去了。


出租车停在小区门口,她下车准备拿行李,听到母亲惊讶地唤了一声:“毕夏?”
毕夏下意识地回过头去,目光从母亲脸上移到她身边的那个男人身上。她依稀记得见过他,但想不起是谁了。此刻的他站在母亲身边,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近得很暧昧,而他一脸堆笑的讨好样子更是让他和母亲的关系显得非比寻常。
“真的是你!”母亲沈梓瑜的表情从惊讶到欢喜,上前拉住女儿的手,“怎么回来了?为什么不打电话,妈妈好去机场接你。”然后她想起什么似的说,“喏,这是你付叔叔……你爸爸的朋友。”
付文博殷勤地想要接过毕夏的行李箱,她微微一笑,用眼神拒绝了。
毕夏认真打量着眼前的这位“付叔叔”,中等个头,四方脸庞,鬓角的头发稍微秃进去一些,狭长的眼睛闪着精明的光,他穿着浅色衬衣西裤,倒是比同龄人多些挺拔和儒雅。而今天的母亲也是不同的,绾着头发,穿着一条浅绿色长裙,颈项上还戴着一条珍珠项链——这样隆重的装扮,毕夏已经很久不曾见过。
“阳台上的花架子坏了,你付叔叔帮忙来修……”沈梓瑜察觉出女儿的冷淡,语气变得有些急促,“老付,你赶紧回去吧。”
“那好,我先回去,有事给我打电话!”付文博不是第一次见毕夏,之前没有多少印象,只觉得这女孩长得不错,今天这匆匆一面,她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让他觉得尴尬和不悦。
对长辈怎么一点儿礼貌都没有?一定是被毕清军惯坏了,也难怪,家境那样优渥,她自然会任意妄为!如果她出面阻拦,那他和沈梓瑜的事会不会变得困难?付文博的内心有些忐忑不安起来。


付文博是三个月前在超市门口见着沈梓瑜的,她提着一兜菜走得很慢,他上前打招呼才察觉她身体不适,在他的坚持下他送她回家,又留下来给她做饭拿药,一来二去他就动了心思,在他眼里,四十岁出头的沈梓瑜各方面条件都很有吸引力。
毕夏站在母亲身后,看着她目送“付叔叔”离开,感觉北京那一场大雨一直在下,好像有雷声轰隆隆地在心里直响,很压抑。
母女俩各怀心思地回到家,毕夏感到家里已经有些微妙的不同,须臾之间明白了,是关于父亲的一些东西被收了起来。
“那个……”母亲一边给她换床单,一边不经意地说,“最近多亏了你付叔叔,公司有一批货在运输途中被扣下来,他托人找关系才能及时送到经销商那里,要不我们损失可大了。”
“他到公司上班了?”毕夏突然问。
“我一个人忙不过来,你付叔叔也在一家公司做管理,所以我请他来……”
“妈!”毕夏皱皱眉,加重语气,“抛开工作能力不说,您了解他的底细和为人吗?不要随便找个人就来管理公司……这是爸爸的公司!”
母亲手上的动作一顿:“你爸的公司难道就不是我的吗?”
“妈,这个人可靠吗?”
“他是个好人。”母亲有些难以启齿,“已经两年多了,毕夏,你今后有你的生活,而妈妈也要有自己的生活……”
毕夏盯住母亲冷冷地反问:“所以你的新生活就是这个人?”
“你怎么和妈妈说话的?”母亲愠怒地站起身,“毕夏你怎么回事?一回来就给妈妈脸色看!难道你要妈妈为你爸守寡一辈子……”
“妈!”毕夏几乎是喊出声,“可是这才多久呀……”
“两年了!”母亲眼眶一红,默默垂泪,“对于别人来说,两年的时间很快,但对于我来说,这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一睁开眼我就想起你爸满身着火的样子,他死得太惨太冤了!我不难受吗?我甚至想跟着你爸去了……”
母亲啜泣起来,毕夏于心不忍,走过去揽住母亲。
“公司那么多事,以前都是你爸做主,现在我来管是力不从心。
“家里呢?电视坏了、下水道堵了、灯需要换……
“还有我的身体,越发不如以前。

“就算只是出门遛弯,看着别人有说有笑我都得走快点儿。
“你在那么远的地方,如今又要去更远的地方,妈妈一个人这日子怎么过?”
……
毕夏无言以对,她知道妈妈说的都对,因为她们一直是一家人热热闹闹地生活,所以对这突如其来的孤独难以适应。她也知道,独处的时候,心会陷入一种无边无际的茫然,那种痛楚无法言说,只能拼命隐忍。
也许这个人会带领母亲走出这种境地,也许母亲会重新获得幸福。
这样想的时候,毕夏把母亲朝怀里揽得更紧了些:“有时间请付叔叔一起吃个饭吧。”
虽然毕夏默许了母亲和“付叔叔”的关系,但心里到底对他有些介怀,隔了两日,母亲便让他到家里吃饭,他满满的周全谦卑,母亲的脸上亦是一派幸福甜蜜的样子,依恋之情溢于言表。


毕夏专门去公司一趟,想要找孟叔叔了解一下公司的情况,却意外得知孟叔叔已经被辞退。
“到底怎么回事?”毕夏回去问母亲,“之前因为赵总另开公司抢客户的事,孟叔叔没少帮忙,怎么就把他辞了呢?”
母亲漠然地回答:“这里面的关系太复杂了,你以为他是好心吗?挤走了一个赵平安,他好能上位,没想到我让你付叔叔过来,他不乐意了,跟你付叔叔吵了起来……”
“妈!”毕夏停顿一下,“所以是他要辞退孟叔叔?”
“下属当面顶撞上司,我如果不给予惩戒,怎么服众?”
“那他们为什么吵?您了解过情况吗?”
“你付叔叔新谈了个客户,利润更高,所以他提议先把一批货给这个客户……这也是为了公司利益着想!这个大客户你付叔叔争取了很久!”
“那答应别人的货呢?”
“他已经要求员工加班赶工……也不是什么大事。”
“妈!”毕夏咬了咬唇,脱口而出,“您怎么好歹不分?一个公司最重要的是信誉,不能见利忘义!蝇头小利只是暂时,失去诚信就难以在行业里立足……”
“你懂什么?”母亲气咻咻地回答,“公司的事我说了算,轮不到你插手。”
“这是爸爸一生的心血!”
“难道我想毁掉它吗?我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公司?”

“你偏信小人!”
“你说谁是小人?”母亲气极,声音发颤,“毕夏,你太不像话了!”
“好好说话!”付文博推门而入,满脸讪笑,“母女俩能有什么大矛盾,说说就过去了。”
沈梓瑜知道刚才的话都已被付文博听去,瞪着女儿厉声说:“给你付叔叔道歉!”
毕夏冷哼一声:“我没有说错,为什么道歉?”
“毕夏还是孩子——”
“我已经成年了!”毕夏打断他,一鼓作气地问,“为什么辞退孟叔叔?他是公司元老,我父亲的心腹,你一来就排除异己,居心何在?”
“毕夏!”母亲尖锐地喊出来,“你闭嘴!”
毕夏不管不顾地盯住付文博:“你之前有什么从业经验?又做过什么管理方面的工作?你懂营销、懂人事、懂得怎么谈判签合同吗?好,这些都不谈,那你对流行时尚有什么看法?公司是做服装的,照我说,你对剪裁设计更是一窍不通。”
毕夏的话让付文博的脸红一阵青一阵。
“毕夏!”他的语气尤为诚恳,“我知道我很多方面都有欠缺,但是我会努力地学!你放心,我已经把公司当成是自己的事业……”
“你是想把公司当成是你的!”
沈梓瑜终于忍无可忍,一个耳光扇到毕夏的脸上,“啪”的一声,毕夏的脸上瞬间浮起清晰的红印。
毕夏捂住脸,难以置信地望着母亲,母亲也有点儿后悔,嗫嚅着想要说什么。
“都是我不对……”付文博讪讪地,“你们母女俩别为我吵架了,我这就辞职……”
“你别走!”沈梓瑜拉住他的手,冷冷地对女儿说,“妈妈本来想晚一点儿告诉你。”
“但既然已经闹开了,我就明确告诉你,我和你付叔叔已经决定结婚。”
“所以,他不会走——”
毕夏失神地望着窗外。风从外面灌进来,掀动着窗帘,在盛夏的蝉鸣声里,她想起两年前的某一天,他们一家人坐在玻璃阳光房里,谈笑风生。
父亲的容颜未变,奶奶的模样依旧,她和母亲相视而笑——只是简简单单的生活场景,却让她痛哭失声。

想要离开的心变得越加急切,她害怕去想过去和未来,甚至害怕面对当下——所有的一切都变了,所有的一切都不同了。
连看着镜中的自己,都觉得陌生至极。
一直到她飞往遥远的加州,毕夏和母亲的关系都没有改善,她们的相处变得陌生而小心翼翼,仿若周围有很多的雷区,一踩就会爆炸。
走的时候她对母亲说:“明年清明如果我没有回来,记得去看看爸爸和奶奶。”
母亲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关于付文博,毕夏什么都没有说,她知道母亲听不进去,更不会相信。
毕夏也问自己,是不是因为对感情没有了信心,所以才会对母亲的新生活反应这么激烈——但那些誓言,那些甜蜜,就像山谷里的回声,在千回百转后,最终消失。
时光已经把她驯服成现在的样子——悲凉,落寞,毫无斗志。




九月开学,裴雨阳去教务中心申请转专业去导演系,可是因为成绩没有达标,被拒绝。
裴雨阳意兴阑珊地给沈冬晴打电话:“看来他们还是希望由我来拿奥斯卡。”
“那你稍稍努力下,让大家称心如意吧。”
裴雨阳幽幽叹口气:“可我永远没法当男主角了。”
他面颊上的伤口愈合后,留下一条三厘米长的疤痕,即使颜色已经很淡,但在他原本俊朗帅气的脸上,更显得突兀和遗憾。在公共场合,他还是会用口罩来掩饰,那些异样揣测的目光,还是会让他无所适从。
“那你就做我一个人的男主角好了。”
即使两个人已经在交往,但要说出这种甜蜜的话,沈冬晴依然觉得羞涩,脸不由得热了。
裴雨阳也是一怔,得寸进尺:“你都还没有说过那四个字——”
“什么?”沈冬晴明知故问,脸越发红了。
“就是那四个字呀……”
“那你就乖乖留在表演系好了。”
“又转移话题!”
裴雨阳在心里沮丧地问了一遍:说一句“我喜欢你”有这么难吗?即使是现在,他依然无法坦然面对这段感情,明明站在她身边的人是他,明明已经牵住了她的手,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可他依然有四面楚歌的感觉。
那种不安,让他的心患得患失。
“裴雨阳,要记得吃饭。”沈冬晴继续转移话题。
“吃不下……不舒服。”
“哪里?”
“就是浑身不舒服。”
沈冬晴原本想要安慰裴雨阳几句,但她不仅没有让他心情好起来,反而让他更加不悦,不禁心里有些自责。她知道他想要听到什么,但她的心好像还在徘徊和迷茫,也许她在心里还没有彻底接纳裴雨阳……
裴雨阳的孩子气太重,一旦恋上,就特别依赖,每日的电话,从早打到晚,舍友们都笑:“男朋友查岗呢,盯得这么紧?”
她有时正忙着,匆匆想要挂断,他会觉得她在敷衍,她只能耐着性子解释她正要做件什么事,可是次数多了,会觉得心累。
沈冬晴去找邵伶伶商量社团的事,没想到邵伶伶匆匆忙忙地准备出门,背上扛着一个满满当当的帆布包,一身利落的冲锋衣,见着沈冬晴劈头就嚷:“我得赶火车,你帮我收拾下暗房。”
“啊,去哪儿?”
“桂东。”
“现在?”沈冬晴怔住。她知道桂东距北京有一千公里呢。
“现在。”
邵伶伶风风火火地拉开门,膝盖磕到了椅子,疼得她闷哼一声,却一点儿停顿的动作都没有:“杨平邀我去拍鸟。”
邵伶伶旋风般地出了门,留下沈冬晴在那里愣神。
沈冬晴知道邵伶伶去的地方是桂东的罗霄山脉,每年在这个季节都会有各种候鸟南迁经过那里,成群结队的场景颇为壮观。只是那里实在太远,只是周末的时间根本不够往返,而让她千里迢迢奋不顾身的,不仅仅是可以拍到好的照片,还因为杨平是邵伶伶的男朋友。
他们在一个摄影论坛相识,即使身在一北一南,但也谈起了恋爱。因为这段恋爱,邵伶伶把所有的空余时间都贡献给了铁路,有时候只能在杨平的城市待上三个小时,但来回却是三十个小时的火车,她也毫无怨言。
沈冬晴突然朝邵伶伶追了过去:“等等,我和你一起去火车站。”


未完待续......



青柠时代》系列目前已出版四册

《青柠时代Ⅳ》现已上市!


感恩曾与你相遇,感恩时光都不曾错待我们,
不忘初心,不舍分离……


戳原文,即可直接购买《青柠时代》四哦!

Copyright © 泰国水果价格联盟@2017